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通讯

何小鹏一年造车记

通讯
来源: 作者: 2019-03-01 16:41:31

互联人不喜欢拐弯抹角,更喜欢用直白的语言表达内心想法,作为过来人的何小鹏转战到汽车圈仍保留着这一习惯。

“今年没有人可以交付一万台;中国只有上汽、吉利、蔚来、小鹏四家整车厂在研发智能汽车;智能汽车的核心在于运营,而不在制造......”

局外人在给小鹏汽车贡献流量时,严谨的汽车行家们更喜欢解读背后的秘密。

本文以语录的形式诠释了何小鹏这一年来和新势力造车玩伴“相爱相杀”的故事,以及一个互联过来人的造车论。

和新势力造车玩伴“相爱相杀”的故事何小鹏VS李斌在北京王府井、上海中心、深圳平安金融中心等顶级地段开设体验店,这是“土豪”李斌的手段。被“甲胄富贵”看见并记住是需要付出代价的,蔚来仅北京体验店的租金就高达一年8000万,且功能主要是用于品牌展示、教育用户。

“小鹏汽车去年花的钱少到‘说出来不好意思’,新总部租金十分便宜,每天租金仅为1元/平方米”,这是何小鹏在回应某些同行高举高打的作风。

低调本分,这很何小鹏。

雷锋(公众号:雷锋)新智驾了解到,蔚来汽车在北美提交IPO申请之后,同时也提交了一份招股说明书,这份招股说明书让蔚来汽车的诸多细节公之于众:三年烧掉了109亿,仅交付481辆车。

就在蔚来在各城市地标位置搭建蔚来中心时,何小鹏把更多的钱花在了建充电柱上。2020年底前,小鹏汽车计划在全国布局1000余座超级充电站、1万个专用充电桩和10万个第三方合作接入的充电桩。

何小鹏杠上李斌不是一两次了。最近,两家又打了一个“穷”赌。

7月底,何小鹏在朋友圈发文“再次重申两条,新造车公司第一辆车最好只交付内部和少数用户,做一个中改以腾挪时间和空间来大幅度提高品质和平台体系(特别是后者,真心难);今年没有人可以交付10000台,要努力实现说到做到,才可以更持续的发展”。

一句话掀起了李斌的“一万台”大战。当时原定于国庆交付的一万台创始人版ES8将延迟交车一个月,但按李斌的说法,这影响并不大。

隔天一早,何小鹏应下“一万台”赌约,在朋友圈回应表示:“这个赌局我接下来了,等年底看结果(我觉得我肯定会赢,嘿嘿,谢谢李斌的礼物),加油啊李斌”。

回敬李斌的这段话相当“套路”,先表示感谢,再表示肯定,最后表示期盼,期盼着“年底看结果”。

这个期盼也是这段话的重点——“我觉得我肯定会赢,嘿嘿,谢谢李斌的礼物”。何小鹏还在这句话上加了括号。

李学凌也过来插一脚。在何小鹏的“应战帖”朋友圈写下这番评论。

其一,是“In China,whoever turns the users of electric cars into the same user base as Pinduoduo wins”(“在中国造电动汽车,要瞄准‘拼多多’的典型用户才能赢得竞争”)。

第二,是“Do not face urban white-collar workers to build cars,to build those for rural use who wins a diaosi wins the world”,(“不要盯着城市白领去造车,而要盯着‘拼多多’的用户造车,所谓得屌丝者得天下”)。

何小鹏近期“回怼”了上述言论,“我不同意李学凌的观点......想把这样一些车既做成低成本,又有一定的品质,维修又做好,又能够把渠道做好,又能够把规模做好,要考虑线下渠道的建设难度。拼多多他们都是线上”。

同为造车新军,何小鹏也时不时呼吁蔚来等小伙伴互相取暖。“新能源汽车的市场格局还很小,此刻更需要大家共建生态、做大蛋糕;小鹏汽车当下与蔚来汽车不是竞争对手,而是‘友商’ ”。对此赌局,何小鹏还补充“我和李斌打赌就是我们要把品质做的更好一些”。

小鹏Diss法拉第“又见财技,做个空壳公司20亿美元投资,然后8亿美元通过借债方式并购,至于怎么付可以慢慢来,怎么‘回’也私下谈,类似之前的乐视体育,坐等几年后的反转版本。每个人都以为自己是聪明人啊”。这是恒大入股贾跃亭的法拉第曝光时,何小鹏在朋友圈发表的评论。

何小鹏“接招”贾跃亭已非首次。此前,何小鹏就曾点评过贾跃亭拿地。

“今天中国真心想做创新、实业的是肯定比不过做金融、地产的。但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我们要有耐心。”

“说错话”是何小鹏总干的事长城汽车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欧拉品牌总经理宁述勇针锋相对地说:“我下一次可能会开一个有关汽车制造的发布会”。矛头直指何小鹏不尊重造车的论调。

此次呛声源于何小鹏抛出的“智能汽车的核心在运营,而不在制造”的论调,这番话一度成为舆论焦点。随后,他也纠正为“在未来智能汽车生态中,品质制造将是基础下,而生态运营体系则是核心”。

在何小鹏看来,智能汽车不是一款型号的制造,智能汽车而是个生态。“今天的汽车生态处在最早期的情况,每一家厂商,甚至每一家厂商内部不同的车型,在智能化规范与要求方面是不统一的。这导致了一个很大的问题,即很难针对一群智能汽车用户或一群智能汽车生态研发生产统一的产品内容和服务”。

身为制造商,不光需要硬件的制造,还要进行软件的研发,以及硬件和软件数据上的运营,这样结合起来才能形成一个生态。

对于智能汽车生态,何小鹏将其核心归结于两个运营,一是硬件厂商需要运营整个软件基础平台在硬件上的规范,另外就是软件的运营。

他认为只有中国的汽车制造商才有可能把中国的智能汽车生态给做起来,不只是硬件制造,还有软件的研发,硬件的运营,以及互联和软件数据上的运营,

何小鹏一年造车记

他们是需要合在一起才是一个生态。

雷锋新智驾了解到,第14届中国汽车产业发展泰达国际论坛上,何小鹏又重申了他对智能汽车上半场的理解。这次的演讲,显然比上次严谨许多。“智能汽车的上半场,品质制造是基础,生态运营是核心。未来智能汽车生态,如果我们的品质、制造做好了,最重要的一定是运营体系,这样才能够把数据用起来。如果没有运营,我们的数据只是存储,不是使用”。

当局者何小鹏眼中的赢家和“智能汽车的核心在运营,而不在制造”并行的还有另一番话,“中国整车厂谁在研发制造智能汽车?答案是:上汽、吉利、小鹏、蔚来”。何小鹏独独圈出这四家车企,在业内引起了轩然大波。威马汽车创始人沈晖回应“如何看只有四车企做智能汽车”的言论,手起刀落,评断“当然是胡说!”

何小鹏也通过其“形神髓”评判标准解释了此说法。其中,“形”指宣传,“髓”代表组织结构体系、是谁在做什么事情,以及谁去领导。“虽然很多汽车厂商都在做智能化的东西,但从形、神、髓的角度来看,他们都没有将核心放在大团队自研上”。

何小鹏口中的自研包括两个方面:是否定制或自研操作系统;是否自研自动驾驶。中国很多整车厂,在这两点上还是以合作为主、集成为主。他认为,硬件可以有很多合作伙伴开发,但软件上有些一定要自己研发。

在何小鹏看来,这四家是真在干智能系统、自动驾驶。当然,他也学会了“留后路”,补充道,“可能其他整车厂也在做,但我没有看到或者说从组织结构上没有看到足够的内容”。

显然,这种博眼球的手段似乎并不适用于严谨的汽车行业。但背后夹杂着互联思维的造车逻辑,何小鹏的“智能汽车观”,是值得人们考究之处,也是行业人士应该深挖的重点。

何小鹏的“智能汽车赛道观”“新能源汽车≠下一个汽车时代,AI(智能)才是下一个汽车时代的分水岭。”

在汽车战场上,摸爬滚打了一年的何小鹏,将“智能汽车”定义为明日之子。近期品牌活动日的演讲中,何小鹏关于智能汽车的金句不只上述两两。

这位前互联产品经理习惯用例子暗喻未来汽车发展。“当智能没有出现时,没有人想到智能会这样普及。有了苹果app store,人们才能有更多的个性化选择。汽车行业也是这样”,何小鹏这样说,“而在今天,如果还将新能源/纯电动作为赛道,就好似 GPRS 时代的厂商,还拼命打造的塞班系统,注定会被时代淘汰”。

对于即将到来的一大波合资品牌电动车,何小鹏保留有一丝“另类”的想法,“我看过国家电的充电桩数据,发现个人用户自己充电的情况非常非常少,这意味着什么?即使是北京、广州这样的城市,电动汽车的保有率非常低,这个蛋糕太小了。未来是一场智能汽车跟燃油汽车的竞争,这个市场没有赢者通吃的概念”。

一个互联过来人的造车论“做电动车的,开电动车的连1%都没有,我都哭了。”

何小鹏曾不止一次的强调自家人要开电动车,这颇有一个互联产品经理的特质。他也在小鹏汽车内部身体力行这一点。

在上月的品牌日活动中,他再次重复了这一问题:“我在媒体圈问过、在汽车研发圈问过、在北京科技大会上问过,甚至在询问过一些专家,前后 6 次,但没有一次超过 1% 的人举手说自己每天在开电动车......我都哭了,自己不开电动车,能造出好的电动车来吗?”

如果大家小鹏汽车的地下车库看一看,就能感受到何小鹏对电动汽车的“钟爱”,那里几乎全是小鹏汽车。据内部人员透露,何小鹏正在“强制”小鹏汽车的工程师每天开小鹏1.0版本的车。移动互联产品经理出身的何小鹏把电动汽车当成强体验产品,认为,只有真正开电动车的人,才能造出真正的好车。

即将到来的“窘迫”“我个人觉得明年上半年不是一个好年,要准备很多钱过冬。”

行业内人士谙熟的事情,初创公司在不具备盈利能力的情况下,融资是新势力造车企业维系生存的一根重要稻草。这也成为外界评判新造车企业实力的指标之一。

雷锋新智驾了解到,今年8月份,小鹏汽车完成B+轮融资,累计融资额已超过100亿人民币,目前估值已经近250亿人民币。最近又放出2019年底总融资达到300亿元的豪言。去年,何小鹏从任职小鹏汽车董事长一职以来,开始意识到造车是个无底洞,频频感叹:“之前觉得融100亿元很多,现在觉得200亿根本不够用。”

未雨绸缪,对于300亿元的融资计划,何小鹏考虑的是可能出现的资金寒冬,“我觉得今年,特别是第二季度末开始,中国内部的资金有很大的变化,目前来说美元资本还没有到,我说的是海外的资本。我个人觉得明年上半年不是一个好年,我们个人都要准备很多的钱过冬,如果有合适的投资并购机会也会去做一些事情,但是首先要自己足够的稳健”。

值得一提的是,许多造车新军都将今年下半年定为首批量产车交付的期段。小鹏、蔚来、威马...交付大考遇上何小鹏口中“即将到来的资金寒冬”,这对于造车新军来说着实不易。小鹏汽车要有充足的资金和底气打赢量产交付这一仗。

写下未来......何小鹏踏入汽车棋局的第一年,其言语之间不难解读出他的彷徨和继续前行的笃定。目前造车新势力的舆论场,更多是被看空。就像上述何小鹏所说,明年、后年是检验新势力造车的真正时刻。在这期间,何小鹏不想慢下来,又不想造出一辆“烂车”。

许多人说他的过于激进,打法过猛,这是一个互联人的调性。但不可否认的是,在没有硝烟的新势力造车战场上,何小鹏疯狂的“智能汽车赛道观”让小鹏汽车变得不一样了。曾经默默无闻的造车公司跻身成为国内头部造车新势力。

上周三( 8 月 29 日),正是何小鹏挂帅小鹏汽车董事长一周年的日子。他回首过去一年,写下未来:“二次创业,特别是跨界创业,最大感悟就是在体力、脑力要巨大付出都足够有准备,但是在心力上的如此大挑战上真心还没有想到。相信下一年的更大变化和进步,期待下一年很多小鹏汽车跑在大街小巷的感觉!”

相关推荐